從來由此去經年。

與‧世‧推‧移

【亂燉活動文】醉飲黃龍的一天

〈四神棍論壇活動文‧OOC慎入〉



  

請列出5位他熟悉的人物(因為禁BG,所以最好不要填女角的名字)



XXX=醉飲黃龍

1.極道先生

2.熾燄赤麟

3.碧眼銀戎

4.紫芒星痕

5.邪影白帝






※因為想寫極道先生的托龍所,於是自行追加了五龍幼兒化的設定。



假設這六人住在同一間大宅子中,請回答以下問題:



一、當他一早醒來,發現碧眼銀戎躺在他的身邊,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銀戎小小的臉上寫滿無奈,「白帝……他枕在吾的胸口上睡覺。」

「嗯,他最近吃得多,確實重了。」黃龍嚴肅點頭表示理解。

「星痕的腳在我的臉旁邊。」

「啊?踹到頭了嗎?」黃龍緊張地拉過弟弟左看右看。

星痕睡姿一向千奇百怪,常把同寢的兄弟踢下床。

「赤麟踹了。」

「這……銀戎以後還是跟大哥睡吧。」他抓著對方單薄的肩頭皺眉道。

銀戎不好意思講,後半夜天尊自己就從床沿滾了過來把他緊緊抱住不放,現在臉上的赤麟腳印還紅著呢。



二、起床後,打開門,發現有黑眼圈的邪影白帝很不安地站在他門口,請問邪影白帝要對他說什麼?




「白帝?」黃龍這才發現平常都會賴床的小弟並不在那張大床上,「今兒個真早。」

兩隻手扭在身後,白帝低頭看著地板說道,「因為天尊搶了我的枕頭,所以……」

「嗄?」

遠處忽然傳來極道先生憤怒的聲音。

『醉飲黃龍!你的枕頭為什麼會在花園裡!!』



三、這時,極道先生端來了早餐,請問極道先生為他做了怎樣的早餐?他用餐後的表情?




「閉著眼睛更能體會食物的美味嗎?」極道先生好笑地看著黃龍慷慨赴義的表情。

雖然他的好友如今成了這麼小一隻,皺眉的習慣倒是從來不變。

「枕頭……」稍稍睜開了雙眼,黃龍小心翼翼道,「是吾不小心丟去外頭的。」

忽然一湯匙熱粥被塞入口中,龍舌頭不怕燙,但仍教他吃了一驚。

「吃飯。」極道先生冷眼看著黃龍嗚嗚叫,不再多說什麼。

旁邊的銀戎看得明白,自從妖塔一事有了前例,天尊的隱瞞之舉便成了先生的大忌,就是一點小謊也不容許的。



四、紫芒星痕很堅持要為他梳頭,請問紫芒星痕會為他梳理什麼髮型?如有發飾也請一併寫出




星痕不肯說為什麼,只是搖搖頭,沉默地抓起梳子蓄勢待發。

他不明就理,但仍是轉過身讓弟弟梳頭。原本這事平時是極道先生負責作業,但因為枕頭的緣故,他的好友方才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唉,嘯龍居的枕頭似乎價值不凡。」他蹙眉道,「不曉得苦境哪裡還有得買。」

紫芒星痕的手停頓了一會兒,猶豫道,「吾不曉得。」

「啊、抱歉,星痕。」髮絲揪在對方手裡無法轉頭,黃龍有些慌張地道,「大哥忘了你在苦境的記憶還未……」

「無礙。」那雙小手又恢復了動作,俐落得彷彿在使荒漠刀法。

黃龍盯著銅鏡,看到背後的星痕像過去漠刀那樣抿起了嘴唇。稚兒軟嫩的臉龐做出這般嚴肅的表情實在違和,卻又可愛得讓人不知如何是好,想起弟弟那些傷心回憶,他心中一嘆,連頭上被整成什麼樣子都沒去注意了。



五、熾燄赤麟說有人送了一件禮服來給他,請簡單描述禮服,及熾燄赤麟的神情



「沒有署名。」赤麟一邊說,一邊直勾勾的注視著自家大哥……的頭。

「哈哈哈哈,星痕幫我梳的。」順著他的目光,手也摸上自己腦後,就是個髻跟簡單布料綁飾的感觸,「倒是這禮服樣式,甚是奇特。」

有些疑惑地看著那套白花花的小衣服,襬上一層一層地金絲邊,看起來華貴卻又女孩子氣,簡直像是件裙裝。

而後黃龍發現衣領上頭別了張紙條,寫著:謹贈上天界小公主。

「和你現在的髮型挺登對的。」一旁赤麟涼涼地說。



六、他在庭院中散步,邪影白帝上來陪他,他要如何反應?



還想著究竟是誰這般窮極無聊,竟寄了套小裙子過來,他抬頭就看到白帝躲在院中一株梅樹後面偷看自己。

「白帝?」莫不是還在記恨枕頭的事?

樹後的小臉嚇了一跳,顯然並不曾察覺自己那一身花俏根本無法作為保護色。

他扭捏走了出來,狀似不經意地問道,「極道先生、方才很生氣?」

黃龍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放心,好友他沒生你的氣。」

「他、他沒揍你嗎?」想起極道先生看似溫文卻又炸裂的性格,他就從早上緊張到現在。

尤其楓岫主人拿著天尊佩刀前來嘯龍居那回,真把他嚇得不輕。

「好友怎會動手打人?」黃龍吃了一驚,長長的睫毛連眨數下,不確定是否自己耳背了。

……好友你、在白帝心中的形象究竟是?

「但他生天尊的氣。」白帝垂下眼睛,可愛的臉整張皺起,看上去十分委屈。

「哈哈哈,沒事,再找顆枕頭還他便可。」

他想著想著便要走回主屋,右邊袖子卻讓後頭拉住,只聽見白帝用他軟軟的聲音道,「大哥……你也別生我氣。」

於是他開心到差點化作龍形飛起,還何來什麼生氣。



七、聽說紫芒星痕要出門購物,他會陪同麼?如果會,他要出去買什麼?誰付錢?




「星痕、大哥跟你一同去!」

苦境世情冷漠,他曾聽聞許多生得漂亮的孩童出門被人肉販子拐去之事,星痕又剛失憶,他怎可讓他一人前往。

「不用,拂櫻齋主會與我同去。」星痕只是看了眼他幫他梳的頭,轉身便走。

語氣很冷漠,黃龍很傷心。



八、聽說碧眼銀戎要出門散心,他會陪同麼?如果會,誰決定去處?怎樣的去處?




「銀戎、大哥跟你一同去!」

銀戎聽到他的聲音轉過身,一雙碧色的大眼宛若泓潭,美麗非常。於是黃龍再次肯定,人肉販子太可怕了,絕對不能讓他們看見銀戎。

「好是好……」銀戎偏過頭,忽然眼珠一溜轉道,「但是,天尊你曉得極道先生他病了嗎?」

「啊?」

銀戎目送著他大哥慌忙掉頭離去的背影,有點壞壞的笑了。



九、聽說極道先生生病了,他的反應?



被一扇子敲上眉心。

「脫、鞋!」

黃龍捂住前額,興許孩童的皮較細嫩,這一下疼得他只差沒淚眼汪汪,「吾……聽銀戎說你病了。」

「哦?」極道先生挑起眉,想了想,忽然垂眸揉住自個兒的太陽穴道,「嗯,這麼說來,人確實是有些不舒服。」

他的動作之突兀,只怕連紫芒星痕都能看出這是演技。

「好友!」可惜醉飲黃龍不愧是醉飲黃龍,他一臉緊張,「怎麼會病著了?」

看著對方用小小的身體一勁兒想扶住自己,極道先生展開扇子遮住忍笑的臉,「大概是吹了風,又給你氣的。」

「啊?這……」黃龍眉間一陣悔意,「我、這便去給你找個新的枕頭來。」

「嗯?」一扇子橫過去攔住他,極道先生瞇眼道,「你以為我會與你計較一顆枕頭?」

醉飲黃龍,真是太不了解他了。

「好友……?」黃龍小心的看著他。

在那張變得圓圓肉肉的小臉上,不安的情緒極易被放大表現出來。極道先生嘆口氣,「過來幫我揉揉罷。」

「好友你不氣了?」也十分肉肉的小手伸了過去。

「怎麼不氣?」極道先生又甩開扇子,哼笑道,「今晚你來給我做枕頭。」



十、聽說熾燄赤麟走過大門時不注意撞了柱子,他會如何反應?




『咚』的一聲。手還貼在極道先生眼稍,黃龍的視線眺過展開的扇面望向了傳來聲響的大門口。

赤麟站在門檻邊瞪著他,雙目血紅得彷彿要開眼。

「小弟?」黃龍想上前看他,但又給瞪得愣愣站在原地。

「你們、你們──」想按住撞到的頭又怕拂了面子,小小的赤麟憤怒的拋下四個字大步離去,「傷風敗俗!」



十一、碧眼銀戎和紫芒星痕分別提出今天要為大家準備午餐,他會投誰的票?理由?


「萬萬不可!你們年紀小,還是讓大哥來吧!」無視自己也手短腳短的黃龍正氣凜然道。

最後仍是看不下去的極道先生抱病(?)下廚。


十二、熾燄赤麟端了一盆水往外潑水降溫,正好他路過淋了一身,熾燄赤麟和他分別的反應?


龍性好水,黃龍不以為意地抖抖衣服,也不急著甩乾,撥開了前額兩道長長的瀏海對赤麟笑。

赤麟僵了會兒,半晌後撇頭道,「這下你可以把那件公主裙換上了。」



十三、邪影白帝被石頭絆倒,撲在他身上,被路過的極道先生看到,極道先生和他分別反應?


事出突然,他幼體氣力受限,給最近長胖了的白帝這麼一撞,站也站不穩地就向後倒去。

再怎麼樣也不能讓白帝摔著了。黃龍眼睛一閉,腦子裡只來得及想到一句。

兄弟倆緊緊抱在一塊,往後跌進了極道先生的懷裡。


十四、午餐時間到,熾燄赤麟卻不見人影,他會做什麼?



他仰首哈哈大笑起來,整間飯廳都在震動。

三小龍捧碗的捧碗、扶桌的扶桌,個個神情自若淡定非常,極道先生則面無表情地轉向他,問他這是在做什麼。

「共鳴啊,赤麟感應到吾的笑聲後便知是午飯時間到了!」


十五、他埋頭吃飯,偶然抬頭看到紫芒星痕一直盯他看,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他想了想後笑道,「方才衣衫濕透,換掉時不小心把髮髻打散了,等會星痕再給大哥綁過好不?」


十六、桌面上最後一塊肉,碧眼銀戎和他的筷子同時架上,然後會發生什麼?



「我知道,天尊是要給極道先生的。」銀戎嘴角彎彎笑著,將那塊肉挾給了對桌的尚風悅,「因為先生病了嘛。」

瞥了他一眼,極道先生皺眉道,「醉飲黃龍,怎麼你弟弟就曉得要脫鞋要公筷母匙。」

黃龍訕訕地收回了自己那雙筷子,而一旁根本來不及動筷的白帝喃喃自語著表示理解不能。

「咦,那天尊的口水不就?」封說。

「哈!龍涎不是能治病。」鋒說。

「不懂裝懂,這叫相濡以沫。」風說。


十七、吃過午餐,除了極道先生以外其他人都離開,他會做什麼動作表示對午餐的滿足?


他收拾著碗筷,心虛道,「又給好友添麻煩了。」

「欠我的還差這一條嗎?」極道先生睨向他,覺得自己應當收個利息先,但看著黃龍這幼兒體態又下不去手。


十八、如果他回到房間準備午睡,發現邪影白帝在他房中,請問邪影白帝要做什麼?



他打了個呵欠,他家小弟也打了個呵欠,於是兩人雙雙往床鋪方向移動。

「天尊給我當枕頭。」白帝邊拉著他的領口邊爬上榻。

白帝什麼時候再叫他大哥呢?黃龍有點難過地想著想著睡著了。


十九、如果他來到院中準備躺籐椅曬太陽,發現紫芒星痕已經占了其中一張籐椅,他的反應?


他們退回幼體後吃得多睡得更多,星痕方才竟是在藤椅上就午睡了。

他摸摸星痕的捲毛輕喚道,「星痕,回房去睡。」

星痕半睜開眼,愣愣看了他好久才回過神來。

「天尊。」他喊了聲,手捏著一個小袋子遞向黃龍。

袋子都被捏皺了,差點就看不出上頭硃砂寫著平安福祿的字樣。

「這是?」黃龍想也不想便打開袋子,發現裡頭裝著一束銀白色的髮絲。

他張開嘴看向弟弟,手同時摸了摸自己長長的劉海。

來不及說出『不能開』的星痕只好巴巴地盯著另一張藤椅,「拂櫻齋主說那廟很靈。」


二十、如果他來到書房要拿書看,發現熾燄赤麟也在書房中,請問熾燄赤麟在看什麼書?他的反應?


黃龍鬆了口氣。

赤麟午飯沒出現,試圖共鳴時也沒出現,原來是看書看過頭的緣故。

他的二弟聞聲抬頭看向他,手中的書皮也抬了起來,上頭寫著『烹飪大全』。

黃龍大驚失色。


〈赤麟:先嚇嚇他。〉


二十一、如果他來到小溪邊,發現極道先生正在餵金魚,極道先生的神情和動作?他的反應?


「你瞧他們,金金胖胖的,和好友你真像。 」極道先生微笑著灑魚食,神色極盡溫柔之意,「養大了也就能吃了吧。」

雖然躍龍門的是鯉魚,但金魚也說不準能長得跟鯉魚一樣好。

「原來金魚能吃嗎?」黃龍好奇地一同跟著研究溪水裡的魚群,沒聽見頭頂上又傳來的一聲嘆息。


二十二、如果走過走廊,發現碧眼銀戎抱著枕頭在走廊睡下,碧眼銀戎的睡姿?他的反應?



銀戎背抵著廊柱,垂首閉目,安靜地幾乎聽不見他的呼吸聲。

看著睡也不肯露出臉的弟弟,黃龍一時不知該讓他待在苦境還是回上天界好些。

知道銀戎淺眠,他按下想為他披件衣衫的想法,轉身悄悄離去。


二十三、紫芒星痕說晚上某家有個宴會,想讓他陪自己一起出席,他的回答?



「當然好呀!」他高興都來不及,「誰家的?」

「天尊不想去也行的。」眉頭緊皺,星痕猶豫道,「說是銀戎家裡的霜兒姑娘負責準備。」

他並不記得這位衝著他直喊恩人大哥哥的小姑娘,但他一直覺得背後有個幽幽地聲音不停叫他一定得赴會,一聲聲喚得他冷汗直流。


二十四、熾燄赤麟說晚上有一齣戲劇,想讓他陪自己去看,他的回答?


「當然好呀!」

「是一場好戲,就在十里丹青,不可錯過。」霜兒殺人便當之名,他在天下封刀做主席時便曾聽聞,且看這次漠刀能否就此恢復記憶!哈。

「真巧!大哥剛答應星痕要去十里丹青赴會,赤麟也一同去吧!你午飯沒吃,必定餓得很!哈哈哈哈哈。」

「…………」赤麟原本只想躲在暗處看好戲的。


二十五、極道先生說晚上去賭場小玩,想讓他陪自己一起玩,他的回答?


「當然好呀!」黃龍哈哈笑道,「好友不如一起去十里丹青和眾人……」

黃龍遭人道滅口。


二十六、碧眼銀戎說晚上想與他喝酒,他的回答?若同意,是在家中還是外出酒館?



「當然好呀!」黃龍眼睛都笑彎了,「方才星痕已經約了我上十里丹青,今晚兄弟們不醉不歸。」

單刀殘軀飲寒風,今朝有酒醉黃龍,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十七、邪影白帝說晚上要看煙火和星星,想讓他陪自己一起,他的回答?



「當然好呀!」〈大哥不膩,作者膩了…………〉


二十八、其實沒有人有活動,極道先生和邪影白帝在爭奪晚餐準備權,他會支持誰,理由?



五個人的爭執中,黃龍找不到插嘴的機會。

「白帝總共有四個人,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白帝認真表示。

「四人合一為俠,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你覺得大俠有空煮飯?」一隻就已經要炸了,四隻還不直接把六境合併掉。

神棍手一伸,俐落地把四合一臭小子扔出了廚房外。


二十九、碧眼銀戎說夕陽和彩霞真美,他會對碧眼銀戎說什麼?


豔色交織染成暈,銀戎想起臨山古照曾有的琴音袖舞,最終都成紅。

「銀戎,大哥知道你傷心。」黃龍心疼地抓著對方小小肩頭,安慰道,「綠色也很漂亮的。」


三十、要去洗澡時,他抱著盆子往澡堂走,發現熾燄赤麟也抱著盆子走在他前方,他的反應?


嘯龍居那池子向來只有好友和他會去,眼前赤麟的背影讓他十分意外。

「赤麟,待會大哥幫你刷背。」他興沖沖上前搭住對方肩頭,想起在家鄉時常與兄弟們化作龍形戲水的事情來。

赤麟悶不出聲瞪著他,似乎在忍耐什麼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你不願意的話……」黃龍遲疑地放開擱在他肩上的手,抱住了自己的小盆子。

「你不必幫我。」赤麟忽然說,「我幫你刷。」


三十一、進入澡堂,發現極道先生和紫芒星痕正在共浴,他的反應?


覺得世界不是很真實的黃龍抱著盆子走向浴池,意外地看到他的好友已經在裡頭,旁邊還泡了個滿臉苦大仇深的星痕。

「星痕怎麼了?」

「他說他沒想到池子的水是熱的。」極道先生悠哉答道。

是了,從前五龍戲水都是河裡海裡戲的。

他點點頭,卻見身後的赤麟一聲不吭往外走,喊也不應聲,弄得黃龍滿頭霧水滿心委屈……說好的刷背呢?

「醉飲黃龍,來還個債。」又見他好友不冷不熱地朝他招招手,「幫我刷背吧。」


三十二、邪影白帝和碧眼銀戎打賭他和熾燄赤麟的酒量誰大,邪影白帝賭注他,碧眼銀戎賭注熾燄赤麟,他會如何表示?


「今朝有酒醉黃龍,難道不是大哥一沾酒便立刻醉了的意思麼?」銀戎微笑著解釋。

他頭一回覺得銀戎笑起來實在有點壞心眼。


三十三、極道先生做了一份糕點給他,紫芒星痕來搶,此時熾燄赤麟又做來一份,他的表示?


他一下想起『烹飪大全』,又想起過去他不幸的隨使們。

「哼。」赤麟不知他心思,只彆扭地扔了一句話,「作為潑水……的賠禮。」

而後便又跑得不見龍影。

黃龍看看手上的糕點,又看看旁邊泡完澡餓過頭以致吃了他原先那份的星痕。

「至少做的人不是霜兒姑娘。」星痕舔著指頭說。


三十四、紫芒星痕和邪影白帝下棋,紫芒星痕有一步關鍵的棋沒有看出,他的反應?



「唉呀殺招,飛車過河……」

他一個不小心說溜嘴,引來白帝四聲抗議,但接著星痕說了句話讓白帝立刻又安靜下來。

「現在是四對二了。」


三十五、極道先生和熾燄赤麟在討論體重問題,碧眼銀戎在一旁默默傷心,碧眼銀戎傷心的理由?他會如何安慰?



「放心,白帝說以後由大哥給他擔任枕頭。」他認真安慰道,「這樣他再胖也不會壓著你了。」


三十六、晚飯桌上,一隻蟑螂爬上餐桌,往紫芒星痕的晚餐爬去,他的反應?



風馳電掣之間,五龍開眼,不被嘯龍居屋主允許存在的小生物瞬間在十道毀滅性的光芒下化為灰燼。


三十七、大家熄了燈講鬼故事,講到某處,熾燄赤麟因為害怕撲到他懷裏,他的反應?



「赤麟!白帝!你們沒事吧?」他緊張地看著在他胸前兩兩對撞的兩個弟弟。

「…………」赤麟一臉陰沉。

「天尊不是我的枕頭嗎!」白帝痛聲抗議,他一緊張就想抱枕頭哇!


三十八、正要睡覺,邪影白帝敲門說睡不著,他會做什麼?


當枕頭。


三十九、半夜,碧眼銀戎一聲大叫,他如何反應?



胸口原先壓著的重量已經消失無蹤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看來白帝最喜歡的枕頭還是銀戎。


四十、睡下之後,他開始做夢,夢到了極道先生,這會是什麼樣的夢?



他夢見極道先生掛著滿臉極盡溫柔之微笑,一邊吃著一尾胖金魚。

醉飲黃龍當場嚇醒。

還在扶額,腰間一隻白玉般的手臂貼了上來,他聽見身後傳來那熟悉又溫柔的聲音,「好友,你又作惡夢了?」




後記:


到底在寫啥……TuT |||||||||||||||||

感覺這會是個老梗H結局。〈狗屁


100601

  1. 2010/06/01(火) 23:14:41|
  2. 目送歸鴻
  3. | 引用:0
  4. | 留言:0
<<[工口] 碧皇 | 主頁 | 【亂燉活動文】香獨秀的霹靂無敵大爆料>>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fornorth.blog126.fc2.com/tb.php/51-1a78872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Master Only



推推 / 泡泡

悲絕!淒絕!慘絕!

Category

̾靠北 (29)
目送歸鴻 (5)
一片傷心畫不成 (13)
知我二三子 (2)

Recent

Message

這邊噗浪那邊推特


Hiiir.com

Mail fornorth

   

who
your mail
title
tell me what